神族小说 > 穿越小说 > 回到三国战五胡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群虎出,汉地大乱(1)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群虎出,汉地大乱(1)


求订阅,求月票
……
“公达,是不是觉得,朕下这样的军令,有些过于残忍了?”吕布双手撑着战争沙盘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的标注,神情淡然道。
“臣不敢!”
荀攸心里咯噔一下,当即垂首请罪道:“臣从没有觉得,陛下方才所下军令,有任何的问题。”
作为荀家的佼佼者,当初荀彧、荀攸他们,投效到吕布的麾下,除了自己的见解外,另外就是为了给荀家留有血脉。
虽说对待士族、豪强这个问题,荀攸都是坚定地站在吕布这边,毕竟想要确保大唐统治根基,有些势力就必须要铲除掉。
比如说四世三公的袁氏,比如说四世三公的杨氏,这些士族、豪强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阻挠了一个王朝向前的脚步。
“公达不必这般紧张。”
吕布笑着站起身来,走到荀攸的身前,伸手扶起荀攸,说道:“朕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你也不必这般。
大唐,跟汉地各路诸侯不同,跟塞外各部异族势力也不同。
如果说不是处在这乱世争霸的世道下,朕还有时间和耐心,适当的做出一些拉拢地方士族、豪强的举措。
不过奈何所处的环境,却不给朕这样的机会啊,若是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收复的这些疆域梳理出来。
那么公达可曾想过,我大唐将会陷入到内耗之中,甚至还会被拖累致死?”
被自家陛下这么一提醒,荀攸当即便想到了一些情况,更明白他们大唐,当前所处的这种局势。
没错,眼下他们大唐所发动的这场南征,其实就是在跟塞外各部异族势力抢时间。
谁能夺取的疆域更多,并将这些打下来的疆域,真正转化为自己统治的一部分,那么在后续的征战中,才能占据更多的优势。
“陛下,方才是臣孟浪了。”
荀攸此时说道:“陛下提醒的没错,我们大唐没有这么多的时间,来将宝贵的精力,浪费在这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其实处置这些士族、豪强势力,陛下已经给他们留下后路了。
而出动的各部兵马,那是我大唐在行的国战,既然是敌人,没有投降于我大唐,只要不利于我大唐的战略部署,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坚决的清除掉!”
吕布满意的点点头道:“公达能这样想,朕心中很是欣慰,好好做,在咱们大唐的儿郎,为大唐的社稷浴血奋战时,要给他们营造一个稳定的后方。
这次发动的南征之战,关系到我大明的国运,所以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意外,朕也决不允许这场战争失败。”
“臣领旨!”
荀攸当即便垂首应道:“臣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将已攻打下来的疆域,协同文优完成相应的筹谋部署。
另外,此事跟陛下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臣与文优自作主张之事,到时请陛下严惩!”
见荀攸说这些,吕布笑着挥手道:“公达不必这样,朕身上背负的骂名,还少吗?不在意是否多一条。
行啦,去做事吧。”
“臣遵旨。”
荀攸应道。
随着吕布统率麾下兵马,入驻雒阳城后,这也代表着大唐初期阶段,所展开的攻势,夺取的这些疆域,算是彻底落入到大唐的手中了。
之所以选择谴派麾下将领出战,而自己则不继续出战,一方面吕布需要坐镇雒阳,统筹整体占据,另一方面则是要梳理打下来的疆域,还有那些虏获过来的文武,以及被看押的一些汉室老臣。
把疆域打下来,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如何让这些经历过战火的地域,真正的稳定下来,这才是吕布身为大唐帝王应该做的事情。
再者说这场南征之战,只要是吕布负责统筹指挥,至于功勋什么的,多给一些麾下的文武,这在吕布看来没有什么的。
“为了确保此次颍川攻势,能够顺利的拿下,本帅邀请诸位,随我虎贲军一同出战。”陈到站在帅帐上,面露笑意的看向典韦、许褚、文丑等一众将校说道。
“陛下信任我等,给予我等绝对的自主权,那么我们就绝对不能,辜负陛下的这份厚望慈爱性。
所以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作为大唐的好战分子,这么一群鹰派武将,聚集在一起,他们商讨着有关颍川攻势的相关细节,为在前线与各路诸侯大军,所展开对峙的己部大军,抢夺相应的战争优势。
“哈哈,若是袁谭小儿知道,咱们给他备下这么一份大礼,只怕他在梁国,那一定是又惊又喜啊。”
“老典啊,我发现你这家伙,损人的本事真是见涨啊,这阴招那可真是一个接着一个,难怪陛下动不动就给你加加‘担子’啊。”
“哈哈,老文啊,你不会才知道这种情况吧,我跟你说啊,这老典摆明了就是个杀才,又狠又阴险的主。”
当陈到将自己的想法讲明,并得到典韦、许褚、文丑等一众将校的认可后,此刻在这帅帐内的气氛,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像这样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放权,除了在他们大唐,除了他们一生追随的陛下外,其他诸侯势力,根本就不敢做出这样的决断。
作为大唐的帝王,吕布不管是在文臣这边,还是在武将这边,那都拥有着绝对的拥戴,叫他们拥兵自重,反叛吕布,那断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诸位,咱们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陈到笑着说道:“现在我们就各自准备吧,明日对颍川攻势正式打响,争取在五天内,彻底将颍川郡全境收复。
这样,你们一个个也都能领着麾下兵马,到各自的地域狩猎了。”
其实吕布选择用这样的作战部署,还有一个深意就是为了分兵,过多的将兵马,集中在一个区域作战,那摆明会遇到不少的麻烦。
与其被敌人寻找到可乘之机,那倒不如就趁势进一步搅乱战局,这样叫敌人都不知道,这打的到底是什么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