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其他小说 > 李佑的大唐 > 章节目录 第498章 谣言四起 朱龄英雄(求订阅)

章节目录 第498章 谣言四起 朱龄英雄(求订阅)


封赏大会结束之后,整个汴州城就疯了,所有的汴州百姓为了钱,为了仇,为了安宁,开始对汴州周围所有的水匪开始侦察。
第一天,仅仅是第一天,汴州水兵就接到三十多个水匪的首级,有人问,会不会有人杀良冒功呀,这个在之前李佑已经说明了,只要查出杀良冒功,必杀。
其次就是水匪的首级基本上要经过辨认,如何辨认水匪的首级,从三个方面,一是颜色,水上之人一般都是黝黑的皮肤,你拿一个白皙的皮肤过来,假的可能很大。
第二就是水匪喜欢在自己的耳朵上带上各种鱼类的牙齿,所以很多水匪有耳洞,要知道一般的大唐百姓是没有耳洞的。
最后就是纹身,水匪为了标记自己喜欢在自己的身上纹有纹身,在这三方面,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用大唐百姓的手机混淆的。
第一天汴州水兵就得到了三十多个首级,跟着也是付出了三十多贯钱,拿到钱的百姓十分的开心,跟着有些百姓还说出了一些水匪的藏身之地,汴州水兵现在已经鸟枪换炮,第一时间开船过去,直接剿灭了两股不是很大的水匪势力。
一天下来战果明显,按照这样的速度推进的话,不出一个月的时间,汴州水匪绝对可以清除完毕,什么也挡不住全民行动。
............................
就在清除水匪的行动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第二天闲下来的李佑就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很多地方已经开始传崔绣娘被掳进水匪的事情了。
古代呀,女孩的贞洁是很重要的,有多重要,可以为了贞洁去死。
在女性深受束缚的封建社会,许多未出阁的女子都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家庭生活,在礼教的枷锁下,她们没有自主的选择权,只能被迫成为自己丈夫的附属品。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女子一旦失去了贞洁,甚至都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直接选择投井或上吊的也是大有人在。
因为只要你失去了贞洁,那你就是不好的女人,不管你失去贞洁是不是自愿的,如果不是自愿的又不愿意被骂,那就去死。
水匪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在一般百姓的眼中就是畜生,所以你被一群畜生给掳走了,那么你还会好过吗?
这也是为什么李佑庆幸水匪没有掳走徐慧的原因,这玩意说不清楚的。
“混蛋...这是哪里来的谣言。”
李明达小拳头重重的在了桌子上:“明明绣娘姐姐很早就被我五哥给救出来的,怎么还有这种肮脏的谣言出现。”
就在刚才一个不好的谣言来到了汴州,说的是崔绣娘被掳到了曹雄的水匪窝,而且曹雄是个急色之人,虽然这些谣言没有明说什么,但是不用猜也知道,崔绣娘的名声已经毁掉了,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家族敢要这样的女人了。
虽然崔绣娘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初次听到这些的时候,崔绣娘的身体也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权芷溪连忙走了过来微微的抱住了崔绣娘,这边肖燕也是赶紧的安慰道:“绣娘,你不用担心,佑郎知道你的清白,只要佑郎为你作证,谁也不敢在诬陷你。”
“是呀...绣娘姐姐,你不要太伤心了,等下本宫就下懿旨,谁要是再敢乱嚼舌根子,本宫一定抽他十鞭子。”
李明达的话说完,一边的李治喝了一口茶道:“兕子,你越是堵,这件事情就会越传越真。”
“九哥...你什么意思?”李明达不爽的看向了一边的李治。
李治则是无辜的道:“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什么,悠悠之口是堵不住的,别说你的懿旨,就是父皇的圣旨都不行。”
“嘿...本宫就不信了,本宫马上就去下旨。”
“不用了,公主殿下...晋王殿下说的对,悠悠之口是堵不住的,而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想要我名声臭到谷底的人不会放过我的,即使您下了懿旨,对方也一定会不依不饶的。”崔绣娘一个踉跄,跌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任那个人的名声尽毁,即使有了心理准备,也还是会失常的。
“那怎么办呀...佑郎。”肖燕看向了一边没有说话的李佑。
这个时候,李佑也是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我也没有办法,这种谣言一传出来,必须要用绝对的证据来破除,可是这次的事情什么证据都没有,只能靠别人的想象,
江左朱家只要稍微引导一下舆论,绣娘根本就招架不住。”
李佑的话,让崔绣娘的眼神微微一黯:“大不了就是死...我不怕,我也活够了。”说完,崔绣娘的眼睛中流出眼泪,此时的崔绣娘是真的担心害怕难过无奈委屈,各种复杂的情绪全部都集中到了身上,所以眼泪是不停的往下掉。
李佑心疼是心疼,可是李佑也没有办法,而就在这个时候,徐意的大伯来了,对着李佑一个躬身,随后道:“殿下,江左朱家的宇文胜男求见。”
“宇文胜男?”李佑一个诧异。
崔绣娘红着眼睛道:“她是朱龄的母亲,这个女人也是宇文家族的嫡女,我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这个女人出的主意。”
“哦...!”李佑眉头紧了紧:“对方可能是来要人的了,好...本王去会会这位宇文胜男,本王倒要看看她要怎么胜本王。”
说完,李佑就跟着徐意的大伯出去了,跟着权芷溪,肖燕等人又来安慰崔绣娘,称一定不会有事的,特别是肖燕,这个家伙居然看着崔绣娘道:“绣娘,你就放心好了,别人不信你,佑郎一定会信你,你是被他救出来的,要是以后嫁不出去,大不了嫁给佑郎,要知道佑郎还有很多的滕妻位置。”
“燕子你乱说什么。”崔绣娘一个娇嗔,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这一幕让权芷溪一下就看在了眼中。
.............................
李佑来到了徐府大厅,这个时候,徐年正在接待宇文胜男看到李佑来了,徐年连忙起来躬身行礼:“殿下...!”
一句齐王殿下,让一边的宇文胜男也从位置上起身恭敬的道:“江左朱家宇文胜男拜见殿下...!”
“宇文胜男...!”李佑左到了位置上笑道:“请坐,朱夫人,不知道此次来徐府见本王有什么事情要和本王说?”
“殿下...我和您就不藏着掖着,这次来徐府见殿下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接我的儿媳回家,她在汴州待的时间够长了,而且还被水匪掳了一次,虽然现在坊间有很多我儿媳不好的传闻,但是我朱家不是薄幸之家。
既然已经订婚了,那么她崔绣娘,生是我家的人,死是我家的鬼,谁也别想动她...!”说完,宇文胜男的眼神看着李佑微微的有些不善。
这些不善的眼神李佑看在眼里,李佑知道来者不善,但是李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如此的明目张胆,一点都不掩饰自己,上来就将一切给挑明。
“朱夫人...你自己耍了什么手段,你自己清楚,本王其实对你的事情都很清楚,曹雄现在还在牢中,他并内有死,他已经说了,是朱夫人你花了五千贯让他绑架崔绣娘,目的就是想要让崔绣娘回去和你的长子朱龄完婚。
而完婚的目的是为了冲喜。
并且你和崔家的所谓订亲,也是你一开始的欺骗,本王不知道,你为何此时还理直气壮的来这里,并且威胁本王?”
既然对方一切都挑明了说,李佑也是没有再藏着掖着,直接将事情都给挑开来。
但是李佑却小看了宇文胜男,对于李佑说得话,一边的宇文胜男则是没有一点的怯意,她直接看着李佑反驳道:“齐王殿下,您说的话是要负责的,您说曹雄说是我给了他五千贯,让绑架崔绣娘,但是我宇文胜男可以发毒誓,这是曹雄的栽赃陷害。
我想请殿下相信我的毒誓,其次就是说本夫人欺骗订婚,我承认,我确实在订婚的事情中用了一些招数,但是不管怎么说,亲已经订了,你崔家收了我朱家的聘礼。
那么按照规矩,崔绣娘就是我朱家的人,这就是事实,我没有违反大唐的律法...我现在只是想让我的儿媳和我的儿子尽早的完婚,我没有错。”
“朱夫人...你也是女人,为什么你不能站在绣娘的角度想一想,你的儿子有病可以去找郎中去治,为什么要用一个无辜的女孩来冲喜。
冲喜真的能救你的儿子...如果要是救不了,这个女孩就会成为望门寡...难道这就是你愿意看到的?”
李佑这个时候说话也大声了起来,他感觉这位朱夫人就是在无理取闹,有点疯女人的感觉,完全不考虑别人,一切都只是考虑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这个人太自私了。
“那我儿子又做错了什么...我儿子朱龄乃是大唐的校尉,为了大唐出生入死,在前几个月一次和山匪的交战中了,为了救一名孩童,硬生生的被山匪砍了一刀,砍完之后,我儿子就昏迷不醒。
我儿子是英雄,凭什么就要死,他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为国尽忠,为百姓拼命,他凭什么要死?”
宇文胜男的眼泪流了出来,跟着她恨恨的看着李佑道:“齐王殿下,只要有一丝机会,我也一定要救回我的儿子,因为我儿子没有错,谁敢挡着我救儿子,我就和对方同归于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