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6章 保姆合同

欧阳明华听到两个孩子的话,停下来的脚步,转身慢慢的看着两个孩子问道:“你再说一遍,你是谁的孩子?”
康明管家笑着拉着两个孩子道:“欧阳小姐,这两个孩子胡说呢,你别信。”看到管家这样掩盖。
她的心更加疑虑起来,竟然发现这两个孩子脸上竟然真的有霍祁山的模样,尤其那个打自己的孩子,眼神更像。
她心里一沉,难道这些年她不肯跟我结婚,因为他在外面也有了女人吗,还有了孩子。
欧阳明华越想越后怕,脸色也跟着不好。
不行,这样继续下的话,她嫁给霍祁山的希望就更加破灭了,急忙转身离开别墅,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抓住霍母的心。
康明管家看到了欧阳明华的样子,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拉着两个孩子道:“我给你们布置的儿童房,你们俩要不要去看一看?”
到了晚上的时候,霍祁山给两个孩子准备了丰盛的大餐,梦晨一边吃着一边的笑着,原本冰冷冷的房间,突然多了孩子的欢声笑语,霍祁山心里也跟着很高兴。
康明管家走到霍祁山耳边小声说了什么,他的眉头一扬,以为她明天才能过来,没有想到竟然来的这样快。
宇辰的小眉头一直紧紧地拧着,用叉子叉着牛排,霍祁山看着他:“宇辰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吗?”这孩子心思重,好像看到了自己小时候一样。
宇辰摇摇头看着他:“霍总裁,请问你什么时候把我和弟弟送回去呢?”
霍祁山挑了一下眉头,笑了笑:“怎么不叫爸爸了?”
宇辰不回答,只是用用叉子扎着牛排,霍祁山声音放缓:“明天我把妈妈也接过来,我们一起住好不好?”
听到霍祁山的话,宇辰的眉毛也跟着扬了扬,那形态竟然跟霍祁山竟然很相似。
“你真的把我妈妈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吗?”他有些不敢置信。
霍祁山点点头:“你们两个是我跟妈妈的孩子,自然是一家人要团聚了。”
两个孩子听到他的话,高兴的拍手:“太好了,我终于有爸爸和妈妈了。”
看着两个孩子笑容,霍祁山又安慰了一下宇辰道:“以后我们在一起,不会和妈妈分开的,吃饭。”
宇辰的脸上这次露出欣慰的笑容,如果是那样真是太好了。
凌晨两点钟,在霍家的墙角处探出来一个小脑袋,欧阳玲玲趴在别墅的围墙处东张西望。
自己其实早就过来了,只是她知道自己这样堂而皇之地走进去,一定会被霍祁山拦住或者用尽各钟方法阻挡,不让她见到自己的两个孩子。
所以一直等到了凌晨两点钟,这样才能偷偷的进入霍家的别墅里,将两个孩子偷偷的带走。
起身落地,她的动作行云流水,弯猫着腰,悄悄地走进了别墅里。可是刚走进别墅里,一下子灯火通明。
欧阳玲玲心里一沉,起身看到霍祁山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中,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一双黑眸如十二月的寒冬一样看着她。
欧阳玲玲现在觉得自己是一只小老鼠,也明白了霍祁山早就知道晚上她会到吧,或者早就知道一直在别墅外面徘徊,正等着自己落网。
欧阳玲玲皱着眉头看着他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来到这里了?”霍祁山点点头,算是回答她的问话。
既然大家心知肚明了,欧阳玲玲也不用好隐瞒了,挺起胸膛道:“我是来接两个儿子的,我要带着他们离开。”
“不行,我不会同意的。”霍祁山看着她,几乎就是用一种通知的口气拒绝她。
“那是我生的的,你凭什么不让我带走。”欧阳玲玲气得大吼。
“没有我你能生出孩子吗?”霍祁山嘴角上扬,眼角带着冷意。
欧阳玲玲咬了咬牙道:“这两个孩子是你们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我才生下来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这几年来你也没有从来参与过抚养她,你凭什么不让我带走的孩子,凭什么要抢走我的孩子?”她一边说泪水就往下掉,浑身都不住的颤抖。
“如果不是你跟欧阳明华两个姐妹把我耍的团团转,这两个孩子不可能出生,既然出生了,我就不能让霍家的孩子流落在外面。”欧阳玲玲被他的话质问的哑口无言。
她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也缓和了很多道:“我知道那年的事情,你也是受害者,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需要钱。”
“钱就可以出卖自己吗?有你这样的母亲,孩子的价值观也会倾斜,我绝对不允许让这两个孩子跟你生活下去。”霍祁山听到她的解释更加的生气。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够让这两个孩子跟我在一起。”欧阳玲玲突然觉得霍祁山根本不讲人情。
霍祁山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一摞合同,推给她的面前道:“签了它,你就能和孩子在一起。”
欧阳玲玲低头看着合同竟然竟然是一份保姆合同。
欧阳玲玲无条件的要照顾两个孩子,在照顾两个孩子期间,她可以用母亲的称呼,但是这期间欧阳玲玲不得有任何其他男女方式上的朋友关系,如果让霍祁山发现了,合同终止,以后不能见孩子。
欧阳玲玲气的将合同摔在桌子上大喊:“不行,这是什么狗屁合同啊,如果你以后有女朋友了,我是不是也要滚蛋啊?”
“不会的,你能遵守合同,我也会。”霍祁山两腿交叠在一起,喝了一口红酒,抬头看着她。
这种不平等合同,傻子才会签,欧阳玲玲看着他道:“霍祁山你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了,这合同我不会签的。”
“我做的绝还是你们欧阳家的姐妹欺骗我在先啊,我霍祁山就是那么好欺骗的吗?”看见霍祁山脸上的怒意,眼中的猩红,还有这些质问。
欧阳玲玲突然发现五年前做的事情真是毁了自己的一生,她低头思虑良久,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这下行了吗,可以让我见孩子了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