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18章 妈妈被抓

第二天一大早,霍祁山睁开眼睛的时候,难得的觉得自己神清气爽,也没有在头疼欲裂的感觉,不用再吃止疼药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看到自己脸上眼眶处的淤青已经淡的看不见了,神清气爽的走下楼,就已经听到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笑声,他的心仿佛被填满了一样。
梦晨看到霍祁山下来的时候,蹦蹦跳跳的抱着他的大腿道:“爸爸,你的伤好没好啊?”
因为昨天的事情感到很难过“对不起,爸爸,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小脸满是愧疚。
霍祁山将他抱起来道“乖儿子,从来没有怪你,反而是爸爸很高兴,你竟然这样厉害,还是一个大力士呢。”没有事先跟两个孩子商量好,就把你带到奶奶面前,其实他心里也跟内疚,吓到两个孩子了。
梦晨搂着爸爸高兴拍手“爸爸,你真好。”两个人坐在早餐桌上,霍祁山看到欧阳玲玲穿着围裙在厨房那边忙来忙去的。
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落在她晶莹洁白的皮肤上好像增添了一丝碎钻一样,闪闪发着光芒。
霍祁山不由得看的痴了,直到宇辰拉了一下他的手,他才转过头看着他道:“宇辰有事吗?”
宇辰把自己平板电脑推给他道:“这个送给你,当做礼物。”
霍祁山低头看着平板电脑上的代码,眼睛不由得亮了一下,他学过电子工程,自然这些代码是给自己公司防火墙上做了一道更加严密的防火墙,而且这系统完全可以上市出售。
他看着宇辰道:“儿子,这些防御知识都是谁交给你的?”
“邱明高叔叔,他可是很厉害的黑客,我只是学了一些皮毛而已。”又是这个邱明高,虽然他很厉害,可是听到自己儿子十分骄傲的提到他,心里有些酸酸的。
欧阳玲玲从厨房里端出早餐过来,看看他的脸说道“感觉好些了吗?”
看到桌子上丰盛的早餐,霍祁山十分自然的吃了起来:“好多了,待会我们一起送孩子,然后一起去公司。”欧阳玲玲听着他十分霸道你有些不高兴道:“我并没有同意要去给你们公司做什么计划的公益广告,所以我也并不想上你们公司去上班。”今天打死她也不要过去,其实她有很多事情要忙的。
霍祁山看着她,似乎根本不把话放在心里,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将来我的公司也是这两个孩子的,你难道不想为这我们的公司或者是为了这两个孩子的将来做些是什么吗?”
这话说的真是击中要害,欧阳玲玲咬牙切齿又无话可说,两个孩子捂着嘴偷偷笑着,霍祁山笑的好像狐狸一样。
一家四口吃了早餐以后一起送孩子,两个人又一起到了公司,看到两个人这样一同走进公司,很多员工又开始偷偷按下了快门。
当然这事情也出现在公司的贴吧上;女人要做好这几点,你就是下一个总裁夫人。
到了公司,欧阳玲玲进了办公室继续画自己的公益广告的底稿,手机接到了一个视频。
她奇怪的点开视频,竟然看到了自己的母亲,看到她绑在一个凳子上,脸色十分不好“妈。”她腾地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来。
从视频里慢慢的走出来一个男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欧阳镇东。
看到父亲眼神阴冷的看着她道:“欧阳玲玲给你十分钟到我们家来,不然的话,我不担保你母亲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人渣。”欧阳玲玲从公司急急忙忙的走出来,抬手打了一个车,朝着欧阳家的别墅飞驰而去。尊重的家族
其实那也是曾经是自己的家。可是她从来不想再踏进去一步。这个别墅依然和之前一样辉煌而奢华。
似乎欧阳家知道她来了,车子刚停下大门就慢慢的打开了,她急急忙忙跑到别墅内,看到别墅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衣服的保镖。
欧阳玲玲跑进去,看到欧阳镇东四平八稳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报纸,惬意的不得了。
她想上前给这个人渣父亲一个狠狠的耳光,大声的喊道:“你把我妈妈怎么样?”
欧阳镇东抬眼看了看她道:“这是一个女儿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呢,连一声敬礼都不用,这些年搁农村都待傻了,是不是?”
欧阳玲玲冷笑:“我这不是搁农村待傻了,我这就是没爹的孩子本来的样子。”
“那好,我这个父亲好好的教教你如何尊敬长辈。你今天不好好的跟我说一句,我不会让你见到你妈的。”竟然还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欧阳玲玲眼中慢慢升起了戾气,冷声道:“你有什么资格做父亲?,将我妈妈所有的娘家产业骗到你的手里,然后又逼着我的妈妈跟你离婚娶别的女人。欧阳镇东是个人也不会干出你这种恶心的事情,你现在不告诉我妈妈下落,好,那我就报警,凭一个短片我就可以告你绑架。”她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傻乎乎的女孩,任由他来摆布。
“好,我们俩就比赛看看,是你的警察快还是我的手下快。”欧阳镇东眼神冰冷,满脸的横肉,周身满是戾气。
欧阳玲玲握住电话看着欧阳镇东,深吸了一口气:“爸,请问我妈在什么地方?”她真的不敢赌,害怕自己的妈妈因为自己受到连累。
“这还差不多,跟我来。”欧阳镇东其实也不想耗下去,毕竟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做。
两个人走进地下室,欧阳玲玲看到自己母亲被捆绑在一个凳子上口里堵着一块白布,她急忙跑过去扯掉她嘴里的布:“妈妈,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玲玲,妈妈又连累你了。”薛美娥看到自己的女儿,哭着靠在她的肩膀上。
她一边给母亲擦眼泪一边看着她身上的绳子道:“妈,我没事的,待会我们就离开好不好。”她找到绳子捆绑处解开。
身后的门咣当一下被关上,欧阳玲玲回头敲打着门,透过门上的小窗子喊道:“哎,欧阳镇东你要干什么,放我出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