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65章 贾珍珍被骂

欧阳玲玲知道霍祁山出了车祸也是因为出去追自己受了连累,不觉得有一些心里愧疚,低着头不敢出声。
突然听到叔公在旁边生气的骂道:“你还有脸说别人,要不是你的话,祁山和玲玲两个人好好的,都是你这个败家的女人瞎胡闹!”
贾珍珍女士听到叔公这样骂自己,更加的生气了,声音十分的不甘心:“是我胡闹吗?这明明是她设计的陷阱,当初他跟欧阳家姐姐一起算计我的祁山,才会生下这两个孩子,如果当初她没有欺骗祁山的话,这个两个孩子根本就不能出现在这里,分明就是她故意的,这个女人心机这么样的重,怎么能嫁我们的霍家呢?我是不允许她靠近我的儿子。”
叔公听到贾珍珍的话,脸色不由气得惨白,胸口也因为生气不断的起伏。这个女人从来就是无理取闹的,明明眼前的女孩这么的优秀,知书达理,为什么她就是当睁眼瞎看不见呢?
霍荣光从急救室里出来看着大家:“祁山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他的血也止住了,所以用不着我。”
转身又看着贾珍珍,眼神如锥。
“你还有脸说别人心机深,贾珍珍我不想跟你计较当年的事情,是因为我想让祁山心里有一个好母亲的形象,难道你的错误就非要让我公之于众吗?”
贾珍珍听到他的话,脸色不由得惨白眼神到处的闪躲,声音十分的结巴:“我,我有什么错,明明是你先抛弃了我和祁山。”
“你够了,你不要再说这些这些话了,当初我得了病,经常的咳嗽,大夫误诊我为肺癌,可是你当初是怎么表现的,经常不在家里面,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出去干什么去了,你是想找下一个能够嫁给的人,我说的不对吗?”
听到霍容光的话,贾珍珍的脸色十分的不好,依然强词夺理:“你不要说这些话来规避你的错误,你就是跟着医院的小护士跑了,你根本就是抛弃结发妻子和孩子。”
欧阳玲玲听到霍容光的话不觉得十分惊讶,又看着贾珍珍女士。
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为了在霍祁山的心里建立一个非常良好母亲的形象,竟然在霍祁山面前编造了一个不是好父亲的鬼话,不觉得心中更加有些瞧不起这个女人。
“我跟小芬两个人本来就是初恋,就是因为当初霍家的意识,我才没有跟她在一起,我当时得了非常严重的肺病,如果不是她精心照顾我的话,我估计就会被你活活气死。”想起当年的事情,他依然很生气。
“我知道你就算对我再不好,可是你对祁山是尽心尽力的,所以我才背负了这样的罪名离开那个家,霍家的人际关系都是我一直在维持着,可是你在祁山面前说了我那么多的坏话,让祁山那么样的憎恨我,我跟你计较过了吗?如今祁山因为你的胡闹出了这样大的车祸,你难道没有一丝的悔改吗?”
贾珍珍知道自己理亏,听到这些人都在指责她,气得不由大哭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是在埋怨我吗?这些年我带着有病的儿子活到今天,难道我就容易吗?”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怪自己,她也是为了儿子好啊。
贾田岚看到自己的姐姐被欺负了,声音尖利:“你们够了,你们这是看我们贾家没有人了吗?虽然我们贾家已经没落了,但是我还在,姐姐我们离开霍家。”
霍容光看着眼前的贾田岚,不由得嘲讽:“我就知道你没有给你姐姐出什么好主意,搁这儿当什么好人,你那些股份是怎么来的?”
贾田岚趁着他离开霍家时候,产生的动乱趁虚而入,大肆的收购那些小股东的股份才走到这个地位的,其实霍容光还是选择睁一眼闭一眼,因为当初他真的想离开这里。
贾田岚听到指责,不由得生气跺脚:“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明天我就把霍家所有的股份抛售在股市,搅乱你们的股票市场,我看你们到底要如何收场。”不顾贾珍珍仓皇而逃。
家洋疲惫的从抢救室里走出来,看着走廊里的人,所有的人都看着他。
“幸好这次祁山的伤不是很严重,只是他的腹部受到了很大的重创,所以才失血过多,好在我们已经抢救过来了。”听到他的话,大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还是有一件事情跟大家说明一下,因为祁山之前头部有过很严重的伤,这次剧烈的撞动,可能眼睛又要恢复到以前的模样了,至于什么时候能恢复光明,我现在也不清楚。”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惋惜。
霍祁山从抢救室里推出来,双目紧闭,脸色惨白,他的唇角还挂着一丝淤青,额头上也撞了一个大大的包,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贾珍珍看到自己儿子的模样,不由得伤心的大哭:“儿子啊,都是妈妈的错,妈妈不好,你赶紧康复吧。”
现在她才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逼自己的儿子,要知道霍祁山现在变成这样的话,霍家管理层一定会受到很大的震动。
欧阳玲玲看到霍祁山的样子,心里也十分的难过,好像有一个人在自己的胸口狠狠捶了一下,让她呼吸都很困难。
方家洋抬头看着欧阳玲玲,声音低沉:“刚才在抢救的时候,祁山一再念叨你的名字,这一次他受了伤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顾他,也许他心情高兴的话,脑中的血块就会慢慢的缓解你。你也是大夫,当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欧阳玲玲当然明白点了点头。
霍祁山回到自己的病房内,所有的人站在病房里看着他两眼紧闭,不觉得脸色十分不好。
“祁山现在受了重伤,需要休息,那就请所有人离开这里吧,也麻烦嫂子你多多的照顾一下。”
贾珍珍要张嘴反驳的时候只听到叔公带着训斥:“我觉得你应该回家等着他清醒的消息,你如果在这里再刺激他的话,可能会让他的病情加重。”
贾珍珍听到叔公的话,不敢顶撞,叔公毕竟曾经是霍家的掌舵人,告诫着:“还有他两眼失明的事情,我希望这屋子里的人不要宣扬出去,就说他出了车祸,受了轻伤,只是疗养一阵子。”
几个人退出了病房,只留下欧阳玲玲一个人坐在了霍祁山的身边,看到他脸上的伤,不由得十分心疼还有自责。
突然看到霍祁山皱了一下眉头,嘴里喃喃自语:“不要走。”
两个手不断的挥舞着,欧阳玲玲急忙拉住他的手安抚着:“我不会走的。”
听到她的话,霍祁山那浓密的眉毛慢慢的舒展开来,大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居然不再松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