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70章 神秘的股东找到了

第70章 神秘的股东找到了


欧阳玲玲看到霍婉容扭着腰仰着头离开的时候,脸色有一些不高兴,推开门走进病房。
看着双眼蒙着纱布的霍祁山生气的问道:“刚才霍婉容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如今整个霍家集团所有的压力都压在她的身上,不免的情绪有一些不好,她的不高兴,霍祁山也听出来了。
朝着她招了招手:“你过来坐到我身边来。”他并没有回答欧阳玲玲的问话。
欧阳玲玲生气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来,霍祁山抬手一边给她按摩着肩膀,一边轻声解释:“她过来是说,让我做她的男朋友,这样就会把小姨所有的股东资料全部送给我。”
听到霍祁山的话,欧阳玲玲一下子就炸了,转过身瞪着他:“你答应了吗?”
霍祁山不自觉的低声笑了一下:“我当然不能答应,她手里的资料我也有,只不过我想趁机看一看这些股东心里面怎么想的,到底谁在一心为公司好,又有谁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并不想公司发展起来。”
欧阳玲玲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看着他:“你知道那个神秘的股东是谁吗?我今天打听了一下,可是那个方律师好像根本不想说自己股东的事情,还有他的表情也无懈可击。”
霍祁山摇了摇头,浓黑的眉毛皱在了一起:“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查了一下那个方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是一所非常不起眼的小律师事务所,没有更大的集团在背后,所以我排除了跟我竞争的对手,剩下的就犹如大海捞针,而且这个股东是从散户里走出来的,他手里的百分之四的股份也是在散户的手中收购起来的。”
欧阳玲玲心里都想到了方律师手中的那个钥匙链,眼中满是疑虑,可能有一点点线索,但是并不想告诉霍祁山,因为这样的话说出去可能更加的让两个父子误会彼此。
“今天晚上我想回望儿山看看两个孩子,这边的话只能拜托医院照顾你了。”其实她是想回去再找一找那个股东的线索。
想到两个可爱的孩子,霍祁山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你尽管回去吧,我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
欧阳玲玲看着霍祁山。的样子确实好了很多,找了一个借口就离开了医院,赶去了望儿山。
她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家看孩子,而是直接奔了中医院到了霍嘉明病房的门口。
听到嘉明的房间内想起了愉快的笑声。
不觉得有些奇怪,好像这个嘉明一直性格很孤僻,从来不会接待客人的。
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嘉明身边坐着一个身上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子,
那女子看到她的时候眼神明显的愣了一下,并没有眼中的陌生感觉。
欧阳玲玲看见嘉明脸上带着笑容:“看来今天心情不多,这两天感觉怎么样?”
嘉明看着欧阳玲玲也十分的出乎意料,不觉得脱口而出:“这么快就从那边回来了,我以为你会多待上两天呢?”
“你怎么知道我去那边了?”欧阳玲玲急忙追问着,发现这嘉明好像知道她的行踪。
那女子起身看着嘉明,声音带着一丝紧绷:“你刚才不是说要吃小馄饨吗?我这就出去给你买回来。”
起身离开病房,欧阳玲玲看见那女生的背影,竟有一丝熟悉的感觉,笼上了心头。
看到床头柜子上那个钥匙链,突然一下子明白了。
转头看了一眼霍嘉明:“那个神秘的股东就是你吧?”
霍嘉明看着欧阳玲玲那清澈如水的眼睛笑了一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是神秘的股东。”
“别再骗我了,今天我在方律师的那边发现了一个玩偶,现在跑到你的床头柜上,还有今天我在霍叔叔的车上也发现了同样的一个玩偶,霍叔叔为了霍祁山的事情,一直在集团里和那些股东们周旋,你还说不是你。”
声音里带着质问。
霍嘉明看着她眼睛冰冷如霜,不觉得冷哼一声:“那个霍祁山有过许多的仇敌,你怎么就能确定那个人是我呢?”
欧阳玲玲看着他,释然的笑了一下:“刚才离开这个屋子的女人,就是那个方家明律师吧?”
“你叫霍家明,他叫方家明,同样是同名,同字不同音,而且我走进来的时候,他明显的十分紧张,好像根本就是认识我一样,所以不要再骗我了,你就是那个神秘的股东。”当了大夫这么多年,习惯观察人的身高和骨型,所以那女孩走出来的时候,就知道她就是今天的方律师。
霍嘉明看着欧阳玲玲竟然猜到了,不觉得笑了一下:“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什么也隐藏不了,对,我就是那个神秘的股东,而且我还告诉你在霍家集团里已经有十个股东签了反对霍祁山的协议,所以三天后我们就等着看霍祁山下马吧,这样我不是也为你出了气吗?他不是跟你抢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他下台了他就没有权利帮抢你的孩子了。”他的眼睛带着笑意,可嘴角却挂着冰冷。
欧阳玲玲看着霍嘉明得意的双眸摇了摇头:“我希望跟他竞争是在一个公平的基础上,而不是用这种卑鄙手段,我知道你恨他,但是这样的报复你觉得能成功吗?就看在你们两个人是同父异母的份上,只要你同意,我可以用任何的条件来交换。”
霍嘉明看见她诚挚的眼神,心中更加的生气:“你这个女人难道是爱上他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要你嫁给我?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
欧阳玲玲听到他难为人的条件,生气的站起身来:”我不是你和霍祁山两个人的竞争筹码,也更不是你复仇的工具,你看错人了。“
起身要离开病房的时候,竟看到那个女子推开门,眼神满是绝望地看着床上霍嘉明,声音冰冷:“我为了你。换上男装去当律师,好像木偶一样听候你的指挥,没有想到你竟然这样无视我的感情,竟然拿自己的婚姻当成报复的工具,我真是看错你了。”
要不是自己发现手机忘带了,回到病房自己还傻傻的为他做挡箭牌呢。
眼里含着泪水悲伤的转身离开,欧阳玲玲低头看着眼神中满是慌乱的霍嘉明:“那是一个好姑娘,不要再为复仇蒙蔽了双眼,请你好好的珍惜她。”
只听霍嘉明绝望的笑了一下:“我这个身体,说不准哪天就离开了人世间,我不想耽误她。”他被病痛折磨太多年了,他更不想因为自己又连累别的人。
“谁说你马上就要离开了,我同意了吗?”欧阳玲玲看着他,有些生气这个霍嘉明为什么这样死心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