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83章 教训贾珍珍

霍祁山看着自己的母亲不再隐瞒:“这里是望儿山。”
当贾珍珍听到霍祁山的话,不由得十分气愤地尖叫出声:“送我回去,我不要待在这个鬼地方。”
“可是给你治疗的那位老中医也是望儿山中医院的,她有一个怪癖,就是不希望在别的医院治疗你呀,妈你就委屈一下吧,治疗好了自然我送你回去。”
因为他之前和欧阳玲玲商量好了,继续伪装成老中医。
两个人正在交谈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只看到欧阳玲玲依然脸上戴着一个巨大的口罩,还有黑框眼镜,拿着中药递给了贾珍珍女士。
“这是今天晚上的药,赶紧喝下去吧。”
贾珍珍半靠在病床上,眼睛里带着一丝疑虑:“你这个中药真的好用吗?别到时候我喝了这么多的苦汤药,却一点疗效都没有。”
欧阳玲玲瞪着她,声音十分的冰冷:“如果我这中药和针灸不好用的话,你现在能够这样流利的跟我说话吗?你这个老太太不要瞧不起人好不好,就是因为你这个个性才会得了这样的病,一般情绪不好的人都会得高血压或者中风的。”
贾珍珍被欧阳玲玲训的不敢说话:“要是不想得二次中风的话,那你就乖乖的听话。”
贾珍珍有一些生气,刚想张嘴反驳她的时候,只听到欧阳玲玲声音极其的催促:”你喝不喝?不喝的话我现在就倒掉,赶紧把你送回那大城市里的医院去,然后再继续看你瘫痪在床上,大小便失禁,让那些看你笑话的人大牙都笑掉了,你看成不成?“
贾珍珍听了她的话,低着头也不敢说话,端着药一口就全喝了进去。
霍祁山心里憋着笑,看见自己母亲吃瘪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些高兴。
欧阳玲玲转身看着他皱着眉,冷声道:“你这伤口恐怕还想裂开,是不是赶紧的躺下休息,再发烧的话,我可不愿意再去救你了。”
说完转身咚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霍祁山被她冷不丁的骂了一顿,脸色也不好看,突然听到贾珍珍的笑声:“我突然很喜欢这个快人快语的大夫呢。”
霍祁山扬了一下眉头看着床边的贾珍珍:“你真的喜欢她吗?”
“自然是喜欢跟这种人相处,不会感觉到很疲惫,反而还很轻松了,虽然她的脾气真的不好。”
霍祁山深邃的双眸看着自己的母亲:“最好记住你现在说的话。”
病房的门慢慢的推开了,宇辰和梦晨两个小孩子探出了头,眨着眼睛看着霍祁山:“爸爸,我可以进来吗?”
霍祁山看到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十分的高兴,朝着他们招手:“快过来,爸爸想死你们了。”
两个孩子笑着跑到他的身边,梦晨扬着头看着他:“爸爸,你觉得现在好多了吗?我还以为你又回城里了呢。”
霍祁山低头抱着两个儿子:“你喜欢爸爸留在这里吗?”
宇辰连忙的点头:“当然喜欢了,我们还想看着你在这里娶妈妈呢,我们两个当花童。”
“对啊,就像我们村里的张姐姐一样,穿着好看的婚纱结婚呢。”梦晨笑着说道。
贾珍珍冷哼了一声,她可不想让自己儿子娶那个女人。
可是又瞥了一眼霍祁山怀里的孩子,眼睛里带着笑意,这两个臭小子还挺招人喜欢的。
欧阳玲玲走出病房的时候,看到薛美娥眼泪婆娑的站在远处,急忙走上前:“妈,这是怎么?”
“玲玲,我知道这件事情很为难你,可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能不能救就你的姐姐。”听到这句话,欧阳玲玲的脸色及其的阴沉。
“不行,她死了我才高兴。”欧阳玲玲想都没有想到直接拒绝。
“可是她得了绝症,白血病,医院说她已经没有钱留在医院了,你爸爸的公司破产了,外面一大堆债主找他。”薛美娥就算在气,可是接到了医院来的电话,心终究是狠不下来。
“那是她咎由自取,妈,当初她是怎么对我们的,这是她们的报应。”欧阳玲玲提到自己姐姐恨的牙根痒痒。
薛美娥看到欧阳玲玲的样子,低头只是在哭:“玲玲,她也是我的孩子,当初是我没有带着她离开,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的,医院说她已经剩不了多少时间了,妈不想看到她……。”想到这些薛美娥哭的泣不成声。
欧阳玲玲看着自己母亲的伤心模样,终究是狠不下心:“明天让医院把她送过来吧,不过,我不想看到她。”
“好,我照顾她。”薛美娥听到欧阳玲玲同意了,破涕为笑。
霍祁山晚上睡不着,悄悄走出病房,隐约听到有人在哭,寻找着声音走到最后的房间。
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到欧阳玲玲蜷缩在角落里,拿着酒一边喝一边哭,急忙推开门走了进去。
“玲玲怎么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伤心呢。
欧阳玲玲扭着头不看他,眼睛红肿,声音沙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安心?”霍祁山走到她身边,将蜷缩的她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
欧阳玲玲疲惫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泪水滚落:“明天欧阳明华会过来,她要死了,白血病。”
他当然知道这个欧阳明华有多可恶,听到这个消息他心情也跟着不好:“应该让她死在外面才好,这个女人罪有应得。”
欧阳玲玲摇头,举起酒大口大口的喝着,霍祁山皱着眉头抢过她手里的酒:“别喝了,乖。”
“我恨死她了,不是她的话,我这辈子不愿意在见到她,可是妈妈放不下她。”欧阳玲玲紧紧搂着霍祁山的脖子失声痛哭。
霍祁山伸手摸着她的头发,低声哄着:“别哭了,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他的眼神如寒霜一样冰冷。
突然欧阳玲玲用力的摔着酒瓶子:“没有人能伤害的了我,看你们谁能欺负我,我跟你们拼命。”酒瓶子的碎玻璃四处崩裂,也扎到了她的手里,流出血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