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84章 你跟欧阳明华有什么两样

第84章 你跟欧阳明华有什么两样


当锋利的玻璃划破了欧阳玲玲的手掌,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吓得霍祁山急忙抓住她的手,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欧阳明华过来,明天我就让人把她给扔出去。”
欧阳玲玲突然扭着头看着面前的霍祁山十分的生气,狠狠的将他推开。
“你也是一个坏人。”
听到欧阳玲玲竟然这样说自己,霍祁山有一些不高兴:“我又怎么坏了?”
欧阳玲玲撅着嘴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当然坏了,跟我抢我儿子的抚养权,威胁我,拿一些不合理的协议逼着我签字,你还不够坏吗?都觉得我好欺负是不是?我恨死你们了。”
她走到医药箱前,胡乱的给自己上药:“你跟欧阳明华那些人又有什么不一样呢?为什么我的身边都是坏人呢?”
霍祁山听到她的话,脸色极其的阴沉,拉着她的胳膊,声音带着怒意:“原来你心里是这样想我的吗?”
欧阳玲玲看见他阴冷的眸子,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霍祁山看到欧阳玲玲醉酒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想跟一个醉鬼说道理。”
可是他的心里却十分的愤怒,又低头询问:“那你为什么又要救我的母亲呢?”
欧阳玲玲有一些不耐烦,揉了揉发疼的额头:“当然为那五百万了,你以为我是喜欢你才这样做的吗?”
霍祁山按住她的肩膀,用食指挑起她的尖细下巴,阴冷的目光凝视着:“告诉我这些都是你的心里话吗?”
欧阳玲玲笑着:“自然。”
霍祁山觉得浑身都好像要炸开一样,转身离开了病房,关门的时候发出咚的一声,欧阳玲玲坐在屋子里被吓了一跳。
低着头嘴里嘟囔着:“我才不会爱上你的,我这辈子就不想结婚,被自己的丈夫抛弃。”
晃晃悠悠的躺在了床上,陷入了熟睡当中,可是霍祁山被气得彻底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心里默念着,也许这是醉话呢,根本不是她心里想的,而另一个声音告诉自己酒后吐真言,这才是她想的。
这种矛盾的想法,不住的拉扯着自己的内心,让他烦躁不安。
天蒙蒙亮的时候干脆起身换了衣服要回公司处理事情,旁边床上的贾珍珍睁开眼睛看着他:“你这一大早的干什么去?”
“公司有事情要我处理,我去找一个私人特护来照顾你的。”
贾珍珍看见自己的儿子脸色不好:“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可是霍祁山总不能说昨天晚上被欧阳玲玲的那些话,气得整夜都失眠日深,吸了一口气:“公司这阵子我都没过去,我要回去看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欧阳玲玲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手上的伤口,还有地上的碎玻璃片的时候,摇了摇发疼的头,嘴里面自言自语。
“还真是不能喝太多的酒啊,昨天干了什么都不知道。”
这醉酒后遗症还真是难受,听到走廊外面一分乱糟糟的声音。
打开门之后就看到了几个护士抬着欧阳明华走了进来,眉头皱起,表情十分的严肃,终究还是要面对。
看着薛美娥让几个护士走进了一个空病房,将欧阳明华安顿在里面。欧阳玲玲即使心里在难受,可是又不忍心让自己的母亲那么的操劳。
刚走进病房的时候就碰到了薛美娥,抬头眼神带着一丝愧疚看着她:“玲玲,我把你姐姐接回来了,可是情况不好,这一路上你姐姐一直在呕吐,而且还出了一次鼻血,大夫说继续这样的话,她的生命活不过三个月。”
欧阳玲玲越过母亲看见躺在床上的欧阳明华,不觉得心里吓了一跳,只是一个月的功夫,欧阳明华浑身已经瘦骨嶙峋。
原本带有光泽的脸,现在满是皱纹和干瘪。目光混沌。头发也变得稀稀疏疏的,隐隐约约的能看见那些头皮,欧阳明华看到欧阳玲玲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明显带着愧疚,声音沙哑颤抖:“玲玲,谢谢你这样收留我。”
这段日子她受尽了屈辱还有折磨,现在唯独能收留自己的人竟然是伤害无数次的母亲还有妹妹。
薛美娥声音十分的悲伤:“我刚去医院的时候,医院已将她扔出了病房,躺在了走廊的地上,玲玲,我知道你恨你姐姐,我也恨她,可是她也是我的女儿,如果我现在不救他的话,可能我自己的心也会悔恨一辈子的。”
低头又开始呜呜哭了起来,欧阳玲玲最看不得自己母亲的伤心,走上前的俯视着欧阳明华,声音冰冷。
“你现在所有的遭遇都是你自己罪有应得,这是你的报应。”
欧阳明华听到她的话,咬着嘴唇,浑身都在发抖,点头:“我知道,爸爸现在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还有继母和弟弟,两个人拿着我们家所有的珠宝和钱财已经跑到了国外去了。”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孤零零的在医院里等死。”欧阳明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现在变成这样的境地。
看着她忏悔的样子,欧阳玲玲却得不到一丝的快乐,不想再理会这个女人,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薛美娥急忙追了出去站在她的身后,声音卑微:“玲玲,能不能看看你姐姐的病情啊,也许还能够延长一些她的生命呢。”
“不能,我现在的收留她,已是我最大的恩德了,妈妈你不要把你的遗憾还有愧疚放在我的身上,那个女人毁了我的一辈子,我最不想看的人就是她。”
薛美娥听到她的话,点了点头:“我知道。”低着头擦了一下眼泪,转身走进了欧阳明华的病房里。
护士白丽丽走进她的办公室:“院长,你过去看看五病房的贾珍珍女士吧,又在闹脾气了。”
欧阳玲玲皱了一下眉头,这个老太太还真是一天都不消停呢,拿起口罩戴上黑框眼镜,气势汹汹的推开她的病房。
声音带着训斥:“贾珍珍你这又是闹什么?我现在就给你开转院手续,离开这里怎么样?”
贾珍珍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瞪着她:“我要见欧阳玲玲,昨天晚上到底跟我儿子说什么了?把我儿子气的连夜离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