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92章 子航的病

从二楼走下来的男子,个子足足有一米九之上,他的外形十分的英俊。
狭长的眼睛看到霍婉容脸上的泪痕不觉得皱了一下眉头:“嫂子这是怎么了?”
霍婉容低着头,脸上挂着一时牵强的笑容,好像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悲伤。
淡淡的笑了一下:“子墨,我没什么事,这位是给你大哥请来的大夫。”
“又请什么大夫,大哥这些年少找大夫了吗?”
子墨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大夫原本带着愤怒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玲姐怎么是你呢?”
欧阳玲玲看着眼前的男子也十分的诧异:“紫陌竟然是你。”
这个大男孩以前是认识的,他可是cosplay界里面十分火爆的一个网红啊。
之前在酒店的宴会上还为自己拉了不少的客户的。
但是他出场的时候都十分的神秘,很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唯独自己见到过,刚才虽然有一些眼熟,但是却没有想到。
他还真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紫陌,霍婉蓉脸色极其的不好至极。
这些天一直想赢得子墨的好感,竟然又被眼前这个女人抢占了先机。
十分巧妙的挡在了欧阳玲玲的面前:“子墨你不是有事吗?我现在就带着大夫上楼去看一眼你大哥。”
子墨看着欧阳玲玲语气十分惊讶:“玲姐,没有想到你还是一个中医大夫呢。”
她可是自己心中的女神啊,眼睛里满是崇拜。
霍祁山知道子墨平常十分清冷,可是看到欧阳玲玲满眼的崇拜。
不觉得心里面有一些不是滋味,这个女人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
起身看着子墨淡淡的笑了一笑:“那天在宴会上我怎么没有见到你呢,臭小子怎么不跟我打招呼呢?”
因为那天很多人都带着妆容,他根本看不清眼前是谁。
子墨摸摸了一下鼻子,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汪夫人:“妈,不喜欢我出去,所以我都是偷偷出去的。”
外面的人也没有见过子墨的真实面目,不过拥有了一些对自己忠实的小粉丝。
这都是归谢欧阳玲玲为他出谋划策。
霍祁山笑着走到了欧阳玲玲身边:“不是要去楼上给子航看病了,就赶紧的吧,我在这里陪着汪夫人说说话。”
欧阳玲玲这才脱了身,上了二楼,霍婉蓉也跟着上了过去。
走进了子航的房间里面,看到他静静的躺在床上,犹如沉睡的王子一般。
身上满是各种各样的管子,心脏监视器有规律的发出滴滴的声音。
看来这个房间已经被变成了一个重症监护室的病房,欧阳玲玲上前仔细的观察着子航的模样。
发现他的脸庞竟然有着一丝丝红热的症状,又上前摸了一下子航的脉搏,竟然发现这脉搏跟正常人的没有任何区别。
好像一直在沉睡的样子,刚要去掀开子航的眼皮想观察一下子的时候。
只听到了霍婉容冰冷的声音:“你真的不配跟霍祁山在一起,如果不是你提前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你根本不可能跟我竞争的。”
欧阳玲玲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慢慢的转身,看着眼前的霍婉容。
眼睛里慢慢的凝成了冰冷之色,放下了子航的手,走到他的面前,声音带着一丝挑衅。
“你这是嫉妒我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不服输呢?”
听到了欧阳玲玲的话,霍婉容的脸气得扭曲,眼睛里含着泪水:“如果不是你出现的话,他也不会被你连累到这个样子。”
她的声音带着颤抖:“知不知道原来的霍祁山是多么充满自信的男人,可是遇到你之后,他开始什么都只为了你付出。”
欧阳玲玲懒得跟她废话,继续给子航检查,看到他的眼底一片青色。
“你知不知道,他为了帮你去留望儿山度假村,就连自己的葡萄园山庄都要卖出去了,你难道不知道心疼他吗?”
欧阳玲玲的手顿了一下,早上的时候,她确实听到了霍祁山说要卖庄园的事情。
“你这个自私的女人我为了霍祁山出国深造,学会各种语言,专门进修了酒店的管理学历只是为了能够帮助他以后的事业能够蒸蒸日上。”
霍婉容想到这些年的付出,心里难过的要命。
“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不就是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吗?我也能生,只是他没有给我机会。”
她如何也想不明白,你这个女人凭什么要占有他的爱呢?
欧阳玲玲并没有在意霍婉容的指责,冷声问道:“他的葡萄庄园为什么卖了?”
“当然是为了投入更大的资金去竞标这次的地产业了,因为他的地产业资本还不够得上这次竞标的规格,所以只好把它经营了多年的葡萄庄园卖了而转向地产业,你可知道你这样会毁了他的。”
霍婉容为了爱霍祁山,知道他所有的过往,如果说付出,她敢说没有谁比的上她。
欧阳玲玲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情绪,声音清冷:“我对不对得起他,这些事情还不用你来判断,我只知道你现在正做着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以为嫁给了董事长之后,你就能够操控鹏达产业吗?”
“你的想法真就是错了,如果你凭着自己的实力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霍婉容看见她冷笑着:“少给我讲大道理,你遇到的这些机遇还不是靠着男人才起来的。”
欧阳玲玲看着她,突然间知道为什么有一些人总是将别人的成功冠上了一个偷机取巧的名称。
自己实打实的做出来的事业上的努力,照顾两个孩子,却被这些只想走捷径的女人误会。
懒得跟这个女人在解释:“我觉得现在你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照顾好你的未婚夫,而不是想做别的事情。”
霍婉容听到了欧阳玲玲的话,眉头紧拢,声音带着一丝愤怒:“我不用你跟我讲大道理,你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不是一样踩着霍祁山的肩膀往上爬,保住自己的事业吗?”
欧阳玲玲那双明亮的双眸慢慢的升起了冷色:“可是我们两个人还是有区别的,就像现在这个子航躺在床上,我就有能力让他再次睁开双眼,或者他不会娶你。”
霍婉容听到她的话,脸上的愤怒极其的扭曲。
欧阳玲玲转身离开了病房,走到了汪老夫人的面前,低声询问着:“我想问一下,贵公子在出车祸之后有没有过第二次清醒的时候?”
汪夫人点了一下头,眼睛明显的带着亮光:“对呀,子航在出车祸三个月的时候,确实清醒了一次,只是那个时候我没有在身边。”
她的眼睛里面满是一丝遗憾,欧阳玲玲眼睛里满是疑虑,霍祁山看到她:“你发现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