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小说 > 都市小说 > 欧阳玲玲霍祁山 > 第97章 你是珍珍吗

霍婉容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汪老夫人也会这样说。
没有想到三个人矛头都对着自己,她的脸一下子变得十分的扭曲,脸上带着泪痕,声音十分的委屈。
一下子扑到汪子航的身上:“老公你快点醒一醒吧,这些人都在欺负我呢。”
汪老夫人看到霍婉蓉竟然撒泼打滚到自己儿子的身上,不由得十分生气上前就扯着她。
“你赶紧给我起来,子航的身体可经不住,你这样的折腾。”
也许是屋子里闹的动静实在太大了,听到了子航嘴里发出了闷哼的声音。
他竟然皱了一下眉头,这让汪老夫人十分的欣喜:“儿子,你醒了?”
看着子航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嘴里发出一丝冰冷带着怒气的声音。
“怎么这样吵?睡个觉也不让人安心。”
汪老夫人看到了子航清醒过来了,泪眼婆娑:“真是太好了,儿子你终于醒了。”
霍婉容看着子航,哭着拉着他的手:“老公,你醒了啊。”
子航声音沙哑看见旁边的女孩子,眼睛里面一片茫然。
“你又是谁呢?”
霍婉容喜极而泣:“老公我是你的未婚妻呀。”
未婚妻?
他怎么就不知道?
子航又看着旁边的汪老夫人,眼神带着责怪:“妈,你又给做了什么事情?”
汪老夫人脸上带着笑容:“你不知道你昏睡的这一年当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你的主治大夫也说过,你可能是醒不来了,所以我找了一个道士给你算命说闰年闰月的女孩子会让你清醒,没有想到你真的醒了过来。”
子航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声音带着十分的疲倦。
“我不需要什么未婚妻,赶紧给我退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什么道士的话。
霍祁山走到他的床边:“子航真是太好了,你醒了过来,我就放心了。”
他抬头看着霍祁山,又看到他身边的欧阳玲玲眼睛带着一抹熟悉。
“珍珍,你活了过来?”
欧阳玲玲愣住了,摇头:“子航董事长,我不是什么珍珍,我是你的大夫。”
走上前抓起他的手本想为她诊断一下脉搏,却让他翻手握住:“珍珍,你一定是骗我呢吧。”
这样欧阳玲玲有些尴尬,霍祁山拉过她的手:“这不是珍珍。”
“董事长的身体,现在还是很虚弱,需要去医院进一步的检查。”
汪老夫人点头:“我知道。”
子航一直盯着欧阳玲玲的模样,嘴里喊着:“珍珍。”
这样站在一旁的霍婉容气的浑身发抖,低声道:“老公,那是我嫂子,不是什么珍珍了。”口气带着撒娇。
虽然欧阳玲玲很恶心霍婉容的样子,也看着子航笑了一下:“对不起,我并不是你所认识的珍珍。”
果然子航的眼睛里满是失望,真是太像了,我以为我又看到了你。
欧阳玲玲又想到了霍婉容之前的话,难道自己真的和那个珍珍很像吗?
“既然子航醒了,晚上的晚宴我们就不要举办了。”现在什么都不比自己儿子的身体重要。
霍婉蓉脸上带着失望看见她:“妈,这个宴会,可是请了许多商界的名流,如果我们突然坚持停止了,外面一定还有很多流言蜚语。”
汪老夫人很不高兴霍婉容这样说话,却听到她的解释:“这样对我们公司内部还是有一些影响的。”
子航躺在床上声音带着一丝虚弱:“既然我已经醒了,那就不需要再去医院了,再说有欧阳玲玲大夫帮我检查身体,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
这么长时间自己一直躺在病床上,公司内部肯定出现了一些动荡。
“今天的晚宴还是照常进行吧,让我出现在宴会里,给那些人敲一下边鼓才是好的。”
子航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昏迷这段日子,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
欧阳玲玲看着子航的清瘦的脸庞:“我在帮你抽一次血化验一下,这样才能够保证你的万无一失。”
刚才观察这个病房里面什么器具都有,想来自己做一个简单的抽血化验也不是难事。
子航看着她,声音疲惫:“那就麻烦欧阳玲玲大夫了。”
欧阳玲玲低头给子航抽血,依然能感觉到子航眼中那个凝视的目光,有一些不自在,赶紧抽了血去化验。
抽血化验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将子航的血放在仪器里。
抬头看了一下面前的霍祁山,低声道。
“我想跟你出去问一些事情。”
霍祁山点了一下头,带着她离开了房间,那双黑眸看着她。
“你想问我什么?”
“昨天后晚上霍婉容给我来了一个电话,就说你曾经在国外的女朋友就是邱明高的姐姐,这是真的吗?”
欧阳玲玲本不想问,可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被刀扎了一样。
如果是真的话,那么她又该如何处理这些事情呢?
霍祁山却摇了摇头:“你看到子航的反应就知道那个珍珍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相反跟他谈恋爱的人就是子航。”
听到他的回答,欧阳玲玲突然觉得心情飞扬起来,抬眸看着他。
“那天你看到邱明高姐姐的照片,为什么不承认,还假装不知道啊?”
“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不关心的女人,我根本不记着。”
欧阳玲玲翻了一个白眼,说自己根本不信。
“只是那天我见到邱明高的照片的时候也有一些发愣,当时我们在国外的时候,这个邱珍珍可说自己是一个孤儿,并不是有什么亲人的。”
霍祁山拉着她的手急忙解释。
“当时我们在国外读书的时候,租的一整栋别墅里面住了7个人,而其中就有邱珍珍,我也并没有跟他谈什么恋爱。”
欧阳玲玲挑着眉毛:“真的?”她眼中带着疑虑。
“真的,因为我也知道我母亲回国之后一定会给我安排一些家族联姻,所以我不想浪费别人的感情。”
欧阳玲玲抬着头,看见他的深邃眼眸里,并没有任何的遮挡之意。
咬了一下唇不说话,突然霍祁山靠近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这话欧阳玲玲脸庞红的好像虾子一样。
“那天晚上不止是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
听到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玲玲的心竟然飞扬了起来,嘴角上扬。
“不过我倒是十分怀疑你妈妈到底当初生了几个孩子,为什么这个珍珍也跟你长得那样相像呢?”
,co
te
t_
um